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
盜墓小說網-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
第31節
關燈
護眼
字體: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    愛情,我幾乎借遍了所有親朋好友,不到半年的時間,我已經欠下了兩萬多的外債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是火坑,為什么還要跳下去?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初戀,我心里舍不得,我知道以后可能養不起她,但我還是想跟她在一起,哪怕多愛一天也好。”

    明哥沒有說話,而是靜靜地等著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上個月我提出要跟她結婚,我本想著只要這生米煮成熟飯,以后她花錢或許會收斂一些,可她提出讓我給她買一個最新款的蘋果手機,只要我舍得給她買,她就愿意嫁給我,否則沒門。”

    “這部手機賣到將近七千塊,我已經欠了一屁股賬,到哪里去弄這些錢?可是我不甘心就這么放棄,我還是抱著一點希望,厚著臉皮打了一圈電話找朋友借錢。”

    “結果可想而知,沒有一個朋友愿意再借給我,其中一個鐵哥們還拐著彎羞辱了我一番,這讓我心里很不好受。當天晚上,我揣著身上僅有的一百塊錢去酒吧里買醉,越喝心里越難過。我感覺老天好像跟我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,在我最饑餓的時候,他給了我一塊肉餅,但我和這塊肉餅之間卻隔著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。”

    “我提著酒瓶坐在酒吧門口的石球上發呆。就在這時,一輛出租車停在了我面前,司機把頭探出來,問我要不要坐車,我一眼就相中了他脖子上的那條大金鏈子。酒精上腦的我已經失去了理智,心里突然有了一個念頭:‘搶了他的金鏈子,我就什么都有了。’這個念頭就像是魔咒,在我心里一遍又一遍閃現。”

    “我鬼使神差地鉆進了他的出租車,坐在駕駛室的正后方。他問我去哪里,我說去經濟開發區,他竟不愿意載我,因為一到晚上那邊就幾乎沒幾個人影,他害怕出事。為了打消他的顧慮,我掏出了我的汽修證,當他得知我是那里的工人時,才放心載我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倆一路攀談,我還沒張口問,他便告訴我,他脖子上的這條金鏈子價值十幾萬。聽他這么說,我簡直喜出望外,這更加堅定了我搶劫的念頭。我先回汽修店里拿了一把匕首揣在口袋中,接著我又騙他我家住在高新區,讓他帶我從芳泉路走,因為我知道那里沒有路燈,好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司機是眼睜睜地看著我打開了汽修店的卷閘門,所以他對我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。為了進一步增加信任的砝碼,我提前給了他50塊錢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兩個一路走一路聊,沒過幾分鐘,車便拐入了黑乎乎的芳泉路。在車行駛到中間路段時,我謊稱要下車尿尿,讓司機停一下。就在他踩下剎車的那一瞬間,我從后面一把拽掉了他脖子上的金鏈子,開門就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低估了他的反應能力,我前腳剛跨過綠化帶,他后腳便追了過來。我本不想殺他,但他比我高出一個頭,如果我不拿刀自衛,當晚肯定要被他打殘。就在他要跑到我面前時,我掏出匕首踮起腳,一刀扎了上去,也許是因為外面太黑,他根本沒有注意到我手里拿的有刀,我一刀扎進了他的胸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衣服上噴了好多血,我害怕他反抗,就又補了兩刀。幾分鐘后,我才意識到我殺了人。我當時真的害怕極了,冷靜下來的我,開始回憶這一路上發生的事。芳泉路上黑燈瞎火又沒有監控,更沒有人看到我殺人,我天真地以為,只要把尸體和車處理掉,你們公安局就不會找到我。我越想心里越放松,隨后我把司機身上的財物搜刮完,之后走到路西邊將車掉了個頭,把尸體裝在了副駕駛室。”

    夏川咽了口唾沫:“我本來想把人和車一起開到泗水河里,可我不會游泳,我怕把自己也搭進去。想來想去只有一個辦法可行,就是把尸體和車都燒了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經常陪女朋友進山里玩,知道有一個地方幾乎沒有人去,在那里燒車肯定不會被發現。打定主意以后,我便把車牌照和車架號給卸掉,隨手扔在了路邊的池塘里,到地點以后,我把車撞向了路邊的電線桿,想偽造成交通事故,接著我把尸體抱進駕駛室并潑上汽油。”

    “汽油是從哪里弄的?”

    “我用接油管從油箱里抽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來呢?”

    “我從油箱里抽出了大半箱汽油潑在尸體上,接著我點燃汽車便離開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夏川停頓了一下,接著說:“我本以為我做得天衣無縫,可走到半路我突然想到了發動機號,如果發動機號不磨掉,警察還是能找到這輛車。考慮到這個疏漏,我趕忙趕回店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工作的地方雖然是個汽修店,但有時候也會幫熟人改改發動機號、車架號什么的,所以店里有專門的打磨機。”

    “來回折騰了一個多小時,我又趕回了焚尸現場。我到的時候,車還在燒,我害怕別人看見,便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。前后也就幾支煙的工夫,我看火稍微小了一些,就提著打磨機把發動機號給磨掉了。做完這一切,我便趕忙離開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從死者身上拿了哪些東西?”明哥問道。

    “一條項鏈,幾百塊錢,還有插在車上的一個U盤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東西呢?”明哥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夏川長嘆一口氣:“項鏈是假的,讓我給扔了,錢被我花了,U盤在汽修店里。”

    隨著嫌疑人的口供被拿下,這起搶劫出租車殺人焚尸案,終于在大起大落中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十三

    案件成功告破,我們一車人幾乎是一路哼著小曲返回科室。

    胖磊踩了一腳剎車,勘查車停在了科室院子的門口:“小龍,下去開門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。”科室的院子自從安裝上指紋系統以后,每次進入都必須手動輸入密碼和指紋信息,作為最熟悉指紋的痕跡檢驗員,這開門的活自然是落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心情舒暢地拉開車門,走到院子外的一個鐵盒子旁,按動了上面的按鈕,隨著當啷一聲響,鐵盒上的金屬蓋自動彈開,里面包裹的一塊液晶顯示屏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嘀嘀嘀,我熟練地輸入一串密碼后,順勢把右手掌貼了上去,然后轉身欲離開。

    就在門即將由左至右緩緩打開時,一個陌生男人的喊叫聲在我背后響起: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我剛想回頭查看,突然有人從院子內一把將我拉了進去,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,一把手槍已經抵住了我的太陽穴,同時我的脖頸也被一個粗壯的手臂緊緊地勒住,呼吸頓時變得極為困難。

    “小龍!”葉茜在最短的時間里掏出了槍,對準了我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“誰都不要過來!”一聲咆哮之后,男人一槍擊中了勘查車的輪胎,沉重的勘查車很快朝一邊歪去。

    “小龍!”明哥根本沒有把男人的話當回事,他舉起手槍站在了葉茜和我的中間。

    明哥的這個舉動,徹底激怒了我身后的男人,他直接把槍口對準了明哥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聲嘶力竭地喊了出來,這一刻,我情愿自己死,也不希望他們任何一個人倒在我面前。我拼命晃動著身體。乒!男人還是扣動了扳機。當啷,子彈由于劇烈的抖動,打在了勘查車的引擎蓋上,擊出了一串火花。

    “王志強!”男人剛想再次扣動扳機,另外一個男人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鬼頭樂,我早就應該猜到你是叛徒。”

    通過他們的對話,我已經知道他們的名字或綽號,但我依舊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,你既然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,那咱們就在這里做個了結吧。”

    “了結?你有什么資格?你比他們更可恨,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!”

    院子的自動大門緩緩關閉,我的視野也隨之變得越來越窄,一種死的絕望漸漸地籠罩在我的心頭。

    “葉茜,冷主任,你們回車里,如果我還活著,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解釋!”那個被喚作“鬼頭樂”的男子直視明哥他們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明哥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自己人!”鬼頭樂甩下這三個字,在大門即將關閉之時閃進了院內。

    “王志強,你到底想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怎么樣?你殺了我所有的兄弟,你還問我想怎樣?我他媽就是個傻子,我早該想到是你!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恩怨,你放開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這件事他們也脫不了干系,他們全都得死!”王志強用槍口用力抵住我的太陽穴。

    “等下,等下,這樣,這樣。”鬼頭樂右手食指離開了扳機,接著他高舉雙手,“你把他放開,我換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換他?”王志強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“你有沒有想過,這里是公安局,你在這里把他殺了,你能活著出去?外面可是有四把槍對著你,估計再過一會兒就不止四把了!既然我已經現身,那你應該能猜到,這件事其實跟他們關系不大,你最恨的應該是我。”

    王志強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鬼頭樂繼續游說:“你現在挾持他當人質,以我的身手,我們兩個人你只能殺一個,于情于理都是殺我最合算,你不會連這個賬都不會算吧?”雖然我現在不知道鬼頭樂是什么人,但我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真的想要救我。

    “行,你既然愿意自投羅網,那我就成全你,你把槍扔掉。”王志強一副被說服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王志強,你雖然是個毒梟,但是我了解你的為人。”鬼頭樂二話沒說,一腳把槍踢開喊道,“放了他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王志強胡亂在我上身摸了一遍,確定我腰間沒有配槍后,一把將我推開,我瞬間感覺自己像重生一般。

    “跑……”

    乒!鬼頭樂剛喊出聲,王志強便一槍打在了他的腿部。

    “鬼頭樂!”我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,這里沒有你的事!”王志強重新把槍口對準了我,陰著臉說道。

    “司元龍,你給我快點閃一邊去!”鬼頭樂單膝跪地,痛苦地從牙縫中擠出了這句話。

    我沒有理會,依舊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好,你是不是也想死?那我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“王志強!”鬼頭樂大聲喝止他,他循聲轉過身去。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我拔出了綁在腳腕上的六四式手槍,正是我這特殊的藏槍方式,讓整個局勢有了轉機。

    乒!子彈穿過了王志強的右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志強有些不可思議地轉頭看著我。

    鬼頭樂一個箭步上前,抓住了王志強持槍的右手。乒,乒,乒,他試圖把王志強手槍中的子彈全部擊發,為了防止被流彈打傷,我找了一個墻角作為掩體。

    令我沒有想到的是,這個王志強雖然右胸口受了傷,但依舊在做垂死掙扎,他們兩人倒在地上,廝打在一起。我剛想探出頭去,便聽見乒的一聲槍響。院門外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,這使我有了底氣。

    我右手緊握手槍,頭部貼著墻壁,接著我用左手從口袋中慢慢掏出手機,調成自拍模式,為了防止畫面抖動,我點擊了“錄像”按鈕,手機被我伸出墻外,把兩人廝打的場景全程記錄下來。我的雙眼緊盯屏幕,想從中找出王志強的破綻將其擊斃,可兩個人貼得太近,根本沒有辦法開槍。就在我心急如焚時,院子外傳來了高音喇叭聲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聽著,你們已經被包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別說那沒用的,把擴音器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鬼頭樂,你還喘氣嗎?”聽說話這口氣,應該是個高層領導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!”鬼頭樂邊廝打邊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呢?”

    “活著呢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外面的擴音喇叭剛要響起,只聽見乒的一聲槍響,墻角的那一邊似乎安靜了下來,我低頭看了一眼手機屏幕,畫面上鬼頭樂和王志強抱在一起,兩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鬼頭樂……”

    我再也顧不上這么多,一個側身跑到了兩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×,差一點!”鬼頭樂痛苦地從王志強身上翻轉過來,大口地喘著粗氣,而被他壓在身下的王志強早已沒了聲息。

    呼!我突然覺得前所未有的輕松。

    “你們搞技術的什么時候也配槍了?”鬼頭樂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,躺在地上有氣無力地沖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敵是友?”警察的天性讓我沒有因此對他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把門打開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我將信將疑地把他的槍踢在一邊,接著我把手槍換到了左手,右手貼住大門的指紋屏幕,隨著嘀的一聲響,大門被重新打開。

    “小龍!”葉茜淚眼婆娑地第一個沖到我面前,一把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小龍!”明哥他們三個硬是從門縫里擠了進來。看到我沒事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當大門打開一半時,一群手持沖鋒槍的特警蜂擁而至,待現場被完全封鎖以后,一位肩扛麥穗三顆星的男子慢慢地走了進來,男子有50多歲,身材挺拔,氣宇軒昂。

    “他是……?”我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省公安廳副廳長孟偉。”明哥小聲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剛才要不是他攔著,我早就進來打死這家伙了!”葉茜有些埋怨地看了孟廳長一眼。

    正說著,他走到我的面前,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小伙子,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沒事!”

    孟廳長贊許地看了我一眼,接著徑直朝躺在地上的鬼頭樂走去。

    啪!孟廳長一腳踢在了鬼頭樂的身上,和剛才和藹可親的面容相比,此刻他的臉上多了一絲值得玩味的笑容:“裝什么裝,這點傷對你來說算什么?趕緊給我起來,從今天起,‘行者計劃’收官。”

    “媽的,終于解放了!”聽孟廳長這么說,鬼頭樂如同打了雞血般一下子從地上跳起,看著他生龍活虎的模樣我才明白,原來剛才他一直在無病呻吟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?”這是我們所有人心里的疑問。

    十四

    一周后,我們科室五個人接到通知,去市局八樓小型會議室開會,不準帶任何通信設備。市局八樓的這個會議室,是個傳說中的存在。據說凡是在這里開會討論的,全都是機密中的機密,除了與會人員,就算是親娘老子也不能透露半個字。一般這種會議,有資格參加的只有單位一把手,我們科室除了明哥,其他人根本連去一次的機會都沒有,可這次我們五個人竟然全部接到了會議通知,這讓我們有些受寵若驚。

    剛一接到消息,我們便馬不停蹄地趕到市局大樓,在市局秘書科一把手的帶領下,穿過三道電子門,最終來到了這間只能容下十幾人的小型會議室。

    會議室的裝修和我們科室差不多,一張橢圓形的會議桌配一臺柜式空調便是所有家具。看到這樣的布局,這間會議室的神秘感也瞬間在我心頭消散。我們剛落座,一個身穿制服、肩扛一杠三星的男子走了進來。英俊瀟灑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之際,男子摘下了警帽,那張酷似吳彥祖的臉再一次出現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鬼頭樂!”

    “各位好,我是刑警學院2003級畢業生樂劍鋒,你們可以喊我阿樂。”說完,他向我們敬了一個標準的警禮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刑警學院的?比我高兩級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的身份保密。”鬼頭樂剛敬完禮,便使勁扯著領口的領帶,“這玩意戴著可真他娘的難受。”

    他這一開口,我的腦門瞬間冒出三條黑線:“這家伙,絕對不是一個正經人。”這是我對他的又一個評價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你喊我們過來的?”葉茜上下打量著他。

    “對,我今天是給你們答疑解惑來了。”阿樂朝葉茜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明哥給在場的所有男性一人發了一只支煙卷:“阿樂,那你就別藏著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!”鬼頭樂朝明哥的方向一抱拳,張口說道,“那我就從開頭開始說了?”

    “你隨意!”

    阿樂點了點頭:“我父母離異,跟著爺爺奶奶長大。我從小到大就沒學過一天好,學習成績也不咋樣,到了高考填志愿時,我把全國所有的名校全部寫在了志愿表上,什么清華、北大、中國公安大學、刑警大學一個都沒放過,反正我也沒有抱任何希望,純屬惡作劇。”

    “可令我沒想到的是,我剛填完志愿沒多久,一個中年男人便找到了我,問我以后想不想當警察。我當時以為他是騙子,就把他給轟了出去,直到他掏出警官證和配槍我才勉強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當警察是多少人的夢想,這餡餅怎么可能砸到我頭上?別看我小,可我心里清楚得很,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后來在我的追問下,他告訴我他的真正目的,是把我培養成臥底。起先我是拒絕的,但他給我開出了一大堆誘人的條件后,我就從了他。這個人就是現在的公安廳副廳長孟偉。”

    阿樂吸了一口煙卷,接著又說:“和老孟簽了‘賣身契’以后,我便被送到刑警學院接受秘密培訓,和別的學生不一樣,我沒有學籍,沒有警號,說白了就一黑戶。在刑警學院系統集訓了一年半以后,我又被送回了云汐市。老孟給我提供了雄厚的資金支持,讓我在云汐市建立自己的勢力。只要有錢就好辦事,我用了半年的時間在云汐市混出了自己的名號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這個時候,老孟帶我去見了一個人,這個人從來沒有給我看過正臉,以至于至今我都不知道他是誰,我平時稱呼他‘老板’。看老孟對他畢恭畢敬的態度,可以肯定,老板絕對不是一個凡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孟告訴我,他以后是我的牽頭人,我必須一切服從他的指揮。連上線以后,老板通過中間人給我下達了作為臥底的第一個行動‘行者計劃’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沒有說行動的具體內容是什么,只是讓我先跟一個叫鮑黑的人接觸,等時機成熟以后,他會主動聯系我,告訴我下一步的任務。老板就是一個掌控全局的人,而我就是他手中的一顆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頭腦好,道上的兄弟都稱呼我為‘鬼頭樂’。和老板接觸時間長了,就算他不說,我也大致猜出了整個行動的具體內容,總結起來就一句話:讓我潛伏在鮑黑販毒集團內部,掌握他們所有的罪證,然后將其一網打盡。”

    “可隨著調查的深入,我發現整個灣南省最大的鮑黑販毒集團,只不過是一個傀儡,他的幕后還有更大的東家。”

    “更大的東家?”

    “對,他們是金三角販毒集團。”

    “金三角?”我驚呼道。

    十五

    “金三角是位于東南亞泰國、緬甸和老撾三國邊境地區的一個三角形地帶,因這一地區長期盛產鴉片等毒品,是世界上主要的毒品產地。鮑黑集團最賺錢的海洛因等毒品主要來源于這里,他的上線就是金三角最大的武裝販毒組織——白熊武裝軍。”

    “白熊組織為了保證毒品的正常銷路,會給大客戶專門配備一支代號‘獵鷹’的隊伍,這支    
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香港3374最快开奖直播